Statement of Ostrich

Blog又又又很久没有更新了,真的感到十分惭愧。申请季快进入尾声了,SOP也都写的差不多了,还是赶紧补一篇Statement of Ostrich来记录一下最近的”一点人生的经验“和“变化”吧,毕竟这半年对我而言确实可以说是天翻地覆。

之前的大学生活过于坎坷。Duel Degree项目申请失败,没有压倒性的绩点,又不愿意”曲线救国”,在PS里大谈自己想学CS之外的专业的鬼话,被UMich干脆拒绝,成为了密院的留守儿童,然后在港大交换期间去柬埔寨游玩又被酒驾的司机撞回了北京,坦率来说我已经不敢对生活中任何美好的事物抱有期望了。然而随着论文成功被ICCAD 2018接受,生活又渐渐有了点“盼头”,夏季学期成功生还,最后一年的绩点也算是圆满,如果还是抱着过去那种申个Master of Science in Computer Science项目然后再美国找工作的心态的话,手中的牌也算充足,我现在应该已经很满足了吧。

围城

然而参加了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Computer-Aided Design 2018之后,我才意识到之前的自己的视野是多么的狭隘。万分幸运,在SIGDA Dinner上遇到了愿意给我这个“井底之蛙”扫盲的交大学长和教授,才意识到过去对自己而言有些畏惧的Ph.D.其实也没那么遥不可及,真的有一种“eyes wide open”的感觉。

于是从洛杉矶和老同学吃完饭,转机飞回北京后,我立马化身Ph.D. (Systems Track) Bot开始一个一个实验室的网页进行爬虫式检索:Research Interests, Publication, Current Students, Alumni…一条一条爬过去,看了无数Ph.D. Candidate的Resume之后,为自己感到了深深的悲哀。如果我能早些看到这些“人生轨迹”该多好呢?至少也能知道一些别的“活法”,而不是在突围失败之后,困守在密院这样一座围城里面,终日重复着西西弗斯式的徒劳努力。

虽然我也深知人生没有如果的道理,但还是不免有些情绪低落,这大概也是申请季必不可少的一环吧。从积极的方向想,看着过去自己的狭隘与愚蠢而感到悲哀,也正是自己有所长进的证明吧。

连通图

最近一直担忧着“失学”,“全聚德”的情况,处于一种“等待与绝望”的状态中,所以这短短Blog的记录也不免弥漫着负面情绪。大概正是因为在这因车祸延毕的一年来,切实奋战过了,才更加担心这所有的努力会不会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人生如此复杂,机会多得像稠密图,我们没理由认输。尽管我们走不了最短路,但图仍是连通图,TLE之前,没有一个节点叫失败。

NOI贴吧某不知名网友的这段话我一直珍藏于心,不论身处怎样的逆境,这段话总能给我继续走下去的勇气。希望到时候不论结果如何,我都能接着保持这一年来的状态,继续前进吧。

Comments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